hewillbeloved

丹尼卖身养奶罐(一)

如果不是赖冠霖自己说,没人会相信姜义建和赖冠霖是兄弟。

他们俩个长得太不像了,赖冠霖是校草,姜义建在班里都排不上号;赖冠霖学习好,姜义建成绩烂;赖冠霖篮球打得一级棒,姜义建是个小胖子跑步都跑不动;甚至身为弟弟的赖冠霖比姜义建都要高,这样的兄弟俩充满了违和感。

后来人们才知道,赖冠霖的父亲是著名学者,姜义建的父亲下海做生意失败欠了一屁股债,姜义建的母亲和他离婚带着年幼的姜义建嫁到了赖家,一家四口是重组家庭,姜义建和赖冠霖并无血缘关系,知道这些事的人们心里暗暗想,怪不得差距这么大呢。

赖冠霖也不喜欢他哥哥,姜义建总是缠着他,一会儿“霖霖我们去打游戏吧”一会儿“霖霖,哥哥带你去滑冰好不好?”像一只傻狗一样一天天跟在他后面没有正事,在赖冠霖心里他哥哥整天就知道吃饭和傻乐,对人生没有什么太高的追求,赖冠霖发自内心地鄙夷他。

没错,姜义建就是个整天只知道乐的傻子,一丁点快乐的事就够他乐一天的。只知道傻乐的白胖子姜义建看起来是就个老实的孩子,有不少坏孩子平时就喜欢逗弄他,比如抓虫子吓唬他,比如在他的校服上乱涂乱画,不为别的,就是想看到姜义建脸上除了笑以外的表情,而这一切姜义建都默默忍受了,这反而加剧了别人心中他软弱好欺的印象,欺凌升级了……

有一天,赖冠霖无意中看到姜义建胳膊上青紫的痕迹,赖冠霖抓着姜义建逼问了好一会才知道了原因,原来是姜义建班上的那帮坏学生故意掐的,他们想看姜义建哭的样子就故意使劲掐他拧他,而姜义建最后也没有流出一滴泪……

赖冠霖看着眼前的姜义建,支支吾吾,神情局促,两只手紧紧地攥着衣摆,赖冠霖突然就气的不行,“你难道是废物吗?就让他们这么欺负你?”赖冠霖对姜义建喊“你至少可以告诉妈妈吧!”赖冠霖快要气死了。

“因为……因为我答应妈妈了,不会再让她担心了……”姜义建低着头,声音也很低,赖冠霖又生气又心酸,他把姜义建使劲推到一边“滚开吧废物!亏你还是我哥,没用!不想再看到你!”

赖冠霖掉头就走,在他掉头的那一瞬间,好像看到姜义建红了眼眶,姜义建难道是哭了吗?那个整天傻笑的姜义建哭了吗?赖冠霖也无法知道……

不过自从那天起,姜义建就特意错开了时间,不再和赖冠霖一起上下学了,在吃饭的时候也不主动和赖冠霖搭话了,也不跟在赖冠霖后面跑了,因为姜义建觉得赖冠霖似乎是讨厌他的。生活好像发生了变化又好像没有,不过至少之前欺负姜义建的那帮坏孩子从那以后就没找过姜义建的麻烦了。

日子就那么一天天地过,赖冠霖还是那个优秀的弟弟,姜义建还是那个没用的哥哥,但是有些东西慢慢在改变……

赖冠霖发现姜义建变了,姜义建长高了也瘦了,在学校也交到了朋友,还参加了街舞社团,姜义建还是整天乐呵呵的,笑起来眼睛弯弯的,那个姜义建竟然从不起眼的白胖子变成了美剧中标准的“坏男孩”!学校的女孩子们要为他疯了,赖冠霖听过他的朋友评论那些为姜义建争风吃醋的女生“那帮花痴仿佛像是非洲大草原上争夺交配权的雄狮”,这真是太可怕了!

赖冠霖决定好好观察下自己的哥哥,这天姜义建要去街舞社团,刚出房间门就被赖冠霖堵墙角,赖冠霖看起来很冷漠地上下打量他。哦,姜义建是不一样了,以前没有注意,姜义建染了头发,还打了耳洞,摘掉眼镜戴了隐形,个子也确实长高了,怪不得是美剧里的坏男孩呢。

姜义建被赖冠霖看得不好意思,耳朵都红了,他很久没有和赖冠霖说话了,他们俩虽然是兄弟但是很长一段时间里就像是陌路人,没有话说。

“霖霖,不好意思,我今天着急”姜义建不敢直视赖冠霖的眼睛,低着头逃开。

后来赖冠霖才知道,姜义建是在街舞社建立的信心,街舞发掘了姜义建的才能,姜义建在街舞社不仅交到了朋友还交到了女朋友。在知道姜义建交了女朋友的那一刻,赖冠霖心里有点酸酸的,晚上都没怎么睡好觉。

哥哥再爱我一次

这就是那个“丹尼卖身养罐林”的脑洞,最近实在没时间,就能写多少写多少啦……

丹罐丹无所谓的,大家随便看看吧,手机现打的
怕有法律风险,名字就这么打了

————————

“为了你,爸爸是可以吃任何苦去任何地方的”罐林爸爸对10岁的罐林这么讲,于是,放弃了中国的一切赌上自己的所有,父子两个踏上了去日本的路。

罐林自从记事起就知道自己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别人家小孩都有爸爸妈妈,而罐林身边就只有爸爸,虽然也问过爸爸自己的妈妈哪里去了这样的问题,但是看到爸爸一脸为难的样子,罐林也不忍心往下问了。反正自己有爸爸,世界上最好最温柔的爸爸,这样就足够了。罐林心理上十分依赖父亲,但是却又怕给父亲添太多麻烦,久而久之小小的罐林变得像个小大人,一方面心理上还是个孩子,另一方面却不太愿意把自己的内心和别人分享。

在罐林十岁那年,日本掀起了中餐热,罐林的父亲当时是一家酒店的主厨,于是为了自己儿子能有个更好的未来,罐林爸爸决定去日本创业,想在日本开一家川菜馆。就这样,罐林爸爸带着罐林前往日本,落脚点东京。

慢慢地,罐林爸爸的餐馆开起来了,罐林也上了当地的一所华人学校,但是父子两人身处他乡感觉越来越孤独,罐林爸爸向宗教寻求心理安慰加入了教会,有时候也会带着罐林去礼拜,罐林本来觉得只是偶尔陪父亲去下教堂,却没成想父子俩都在教堂里遇见了改变自己一生的人。

罐林是无神论者,中国人普遍都不笃信宗教,罐林来教堂也只是为了陪父亲。他在教堂里东张西望,来教堂的多是一些中老年人,有些母亲还带着小孩,很少他的同龄人,突然,罐林看到了一个和他年龄差不多的男孩,那个男孩穿着典型的日式校服,有些睡眼惺忪地看着牧师,但是听得很认真的样子,“哇,他和我不一样,好虔诚啊”罐林想,于是罐林总算在无聊的布道中找到了一丝乐子,他开始观察那个男孩。

那个男孩,说是年龄相仿,但是仔细看应该是比罐林年长一些,长得白白净净的,尖尖的下巴,有一双下垂眼,眼角还有一颗泪痣。可能罐林观察得太认真了,对方也察觉到了罐林灼热的视线,那个男孩向罐林的方向看去,两人视线相交,罐林的脸唰地就红了然后瞬间收回来视线,为什么要脸红,因为什么脸红,罐林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的心跳得厉害,这真奇怪啊。

待平静下来,罐林又忍不住向男孩看去,这时他发现男孩也在看他,那个男孩子歪着头向罐林咧开嘴笑了笑,露出白白的兔子牙,罐林看到男孩对他笑自己也想笑,那个男孩笑起来很有感染力。

啊啊啊啊,想写丹罐二人玄幻文丹是犬妖罐是除妖师

大纲
背景设定是人和妖怪两界互通
妖怪经常从妖界过来人界这边搞破坏
除妖师是维持两界平衡的重要存在

我罐天生神力
年纪轻轻就是大名鼎鼎的除妖师了
退治了不少的妖怪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遇见了大犬妖姜丹
丹道行很深 本体萨摩耶
一紧张毛绒绒的耳朵和尾巴会冒出来
你懂的
人总是喜欢毛绒绒的小动物嘛
罐没有退治丹也没有封印丹
而是和丹签订了合约让丹做他的助手
从这里开始完全就是罐的视角了
从罐的视角看
丹完全就是个懵懂热情的少年啊
还是犬系
好喜欢好合拍(「・ω・)「
罐就这么坠入爱河惹
但是罐毕竟还小虽然职场得意但是情场经验为零啊
于是表面不动声色……不敢动
丹这方面
虽然表面上是对谁都热情的犬系个性
对罐也是温柔可亲的大哥哥
但是因为是大妖怪活得太长了
见得多了对人类其实不怎么上心
也没有人类的情感没有人类的心
可谓是
罐是道是无情却有情
丹是道是有情却无情

这篇文be

啊啊啊啊,想写丹尼卖身养罐仔的文章

丹和罐是兄弟
但是没有血缘关系的那种
两个单亲家庭后组的
丹罐两人差蛮大的
丹是学渣运动派大狗狗
罐是学霸有点切开黑
丹傻傻的,无法理解罐有些时候高深的话语
罐有点看不起这个新哥哥
两人维持着虚假的兄弟情谊
父母车祸亡故留下兄弟二人
亲戚全都对兄弟俩不管不问
可怜的罐仔觉得这下人生无望了
怕是要上不起学惹
没想到自己瞧不起的哥哥要退学打工养自己?
好吧,罐仔感动,刻苦学习
考上了重点大学
丹让他以出国留学深造的目标继续努力
丹为罐攒留学钱
罐发现自己家很奇怪
明明自己哥哥在便利店打工
怎么会有钱给他买名牌衣服?
暗中观察发现惊天秘密
原来自己哥哥竟然当牛郎!
不仅接女客还接男客
还被自己亲眼看到哥哥被肥大叔摸来摸去还要强颜欢笑
罐仔崩溃惹
开始黑化了
要和丹断绝关系
冷静了几天
思维走向邪路
发现自己从一开始就没在讨厌哥哥啦
其实自己还蛮喜欢哥哥的
于是摊牌
对丹说“被肥大叔搞也是搞 被我搞也是搞 不如我给你钱 你搞我或者我搞你吧”
丹“……”
两人he